當前位置: 首頁>踏歌尋夢

說選擇

文章来源: 《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报》第344期 作者: 18鉴定2班下雨不愁 圖片來源: 報社: 2019-11-19

親愛的讀者朋友們:

在閱讀完342期校報傳書《我看自由》後,我的內心增加了許多對“自由”的看法。作者說風會告訴我們如何理解自由,那麽我猜它應該也是作者“炭燒烏龍茶”所追尋的一個自由對象。但無論如何,自由都是一個可以讓人無限追求的東西,靠心其實就夠了。希望大家在接下來的人生道路上,都能夠擁有一份自由,做一個“靈魂騎在紙背上的人”。

當看到作者問出“如何看待選擇”的時候,我的內心灑滿陽光,拿著手上的筆躍躍欲試。于是今天在此分享我的觀點,希望諸君多多指教!

“選擇”一詞對于我們來說是熟悉的,熟悉到在這簡單淳樸的兩個字裏,能拉起我們糖葫蘆般一串串的記憶。孩童時我們選擇玩具,小學時挑選著花一樣爭奇鬥豔的文具,中學青春期裏我們學會這個世界的規矩,大學自我譜寫的人生戲劇,其實這一切都是我們去選擇的結果。“選擇”是一種很有魔力的東西,它可以渺小到在你“無語問蒼天”的時候都不曾想到過它,也可以碩大到在你刷牙、散步的時候都讓你念念不忘。就像是地心引力,無論你在意還是不在意,它都一直不動聲色地陪伴著你。

雖然“選擇”一直陪伴著我們,但它有時並不給人一種老友的感覺,倒是糾結與懊悔成了人們對它的深刻印象。就像被醜化的潘金蓮與武大郎,“選擇”的形象也是被大家曲解許久。當我們做了一個成功又愉悅的選擇時,往往也只能記住個三兩天。就算記起,“選擇”在這件事上的存在與功勞總是難以被提起。而當我們做了一個不遂心意的選擇時,“選擇”總是背黑鍋的那一個。于是當這一切積累得足夠多的時候,“選擇”就順其自然地被人們帶上了遠離它的觀念。

世界上的花朵那麽多,當我們在自己的腦子裏翻箱倒櫃的時候,肯定或多或少會找到自己的花兒。它可以是“今天我選擇了一個不錯的觀光地,曬到了溫柔不燥的陽光”,也可以是“選擇到我喜愛的專業、面試成功我喜歡的工作”。當花朵變多的時候,我們就可以把它插放在明亮的地方,這個時候我們才真正感受到,“選擇”這個老朋友其實並不是只有糾結與懊悔,它反而會更多地給我們一種生生不息、向陽而生的感覺。

“選擇”是天真無邪的,就像孩童真摯、一眼見底的雙眼一般。在這個世界生活了十幾、二十幾年的我們,並不應該對它産生自己作爲“局內人”的想法。保留自己對于“選擇”那份清澈的認知,對于我們來說可以少掉許多的消沈。不但如此,我甚至認爲擁有“選擇”是一種無與倫比的幸福。

從古至今,沒有選擇權的人太多。曆史上,有輕描淡寫的,像戰爭裏無辜被殺的百姓,也有流傳史書、扣人心弦的商鞅昭君。在文學上也不止少數,沒有婚姻主權的黛玉,孤獨放牛的富貴,他們都沒有選擇權。在大環境下的浪潮與暗湧中,人類渺小得如同撼樹蚍蜉、撲火飛蛾。對于沒有選擇權利的他們來說,無疑是悲哀的。所以對比起他們,我們擁有著“選擇”,是無比幸運且幸福的。

說到最後,“選擇”其實也像自由一樣,是我們都應該無限去追求的、也是應該好好珍惜的一個東西。

不過說起珍惜,我想每個人心裏應該都會有一個愛得很深沈,並且格外珍惜的東西,它也許是一本書、一個人物,又或者是一個故事、一段經曆。不知道讀到這裏的你,願不願意爲我們大家分享這個愛得深沈的東西呢?

分享到
18.2K
踏歌尋夢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