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踏歌尋夢

假如你問我生命的意義

文章来源: 《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报》第342期 作者: 17国贸2班 秦明 圖片來源: 報社: 2019-10-18

人在旅途中,總是充滿無法逆轉的無奈和追求生命力的渴望,然而每個人其實都跑在充滿骸骨的路上。有的人停滯下來走別人的路,有的人轉換方向,有的人沿著空無一人的小路一路走黑,直到生命的脈搏逐漸微弱,大家又回到起點,才知道把握得了的只是無限的精彩。

倘若一個人能夠在重重濃霧中,尋找到腦海中不斷重複的畫面,那就是你祈禱上天的聲音。一遍又一遍祈求上天給予你心靈的力量去擁抱現實的磨難,掃除一切懦弱與逃避。在這個過程中,以往的理智與感官不再受控制,思想圍繞著它,感官不再感受到不適。那會是一個值得你去追尋的方向,即便你會永遠得不到完整的它,你所追求的只是那一瞬間的永恒。

我曾聽說,鑽石代表的意義是彼此的堅不可摧。但同時也聽說,只有鑽石才能將不成形的鑽石進行雕刻,變成一顆有棱有角的鑽戒。此時有些敏銳的人會察覺到,原來愛情的美好都建立在小心翼翼的經營上。因爲一顆雕刻的鑽石總是在彼此損耗中誕生的,所以人總是妥協的,向自身的使命妥協。本有的性質已經限制了成長的方向,唯一不同的是我們有限的方向的選擇。就好像野獸大可屈服于人類,但是同時它們的生命力也會大打折扣,最終在物競天擇的自然法則中歸于湮沒。

你是否有過強烈的孤獨感?它仿佛潛入夜幕裏的小醜,小醜的臉上是堆滿了表情的,同時也是面無表情的。你不知道什麽時候你的面具就會掉下來,這個時候每個人都會譴責你的懦弱。你渴求有一個人能擁抱你的噩夢,在滴滴答答的鍾聲中撫慰那顆畏懼聽到心跳以及呼吸的聲音的心。但是環繞周圍,更多是毫無生息的寂靜,而自己則是一個孤魂,遊蕩于無盡的星空之下。正是如此,我們如此沸騰,想時時抓住另一個人的手,但是不可能時時抓著。

當你屈服于本能,追求簡單的衣食住行呢?我們不知道什麽時候會筋疲力盡,最終在深厚的大海中失足溺水。而陽光緊緊地貼在在深藍的海面上,你很可能再也感受不到那直接的溫暖。人們喜歡拿著手機,拍下美食佳肴。人們酷愛人在旅途,熱衷于忙碌。這樣仿佛時間就追不到我們,這樣許多問題終將被未來的自己解決。一個精神充實靈魂飽滿的人恰恰相反,他最喜歡做的便是畫地爲牢。因爲他知道,即便走出這方寸之地,他也會在喜馬拉雅山尋找熟悉的甯靜,他從始至終盯著自己的靈魂。

一個人就是這樣,一生在追求所要,一生活在宿命之中,一生孑然一身,直到歸于平靜中,開始去找尋自己靈魂的歸宿,最終化爲微塵,塵埃落定。何必化而爲羽供人裝飾,這也許說的就是“天地不仁,以萬物爲刍狗”的道理吧。

分享到
18.2K
踏歌尋夢
返回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