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 首頁>踏歌尋夢

月是泷州明

文章来源: 《广州番禺职业技术学院报》第341期 作者: 18大数据班 钗头凤 圖片來源: 報社: 2019-10-08

昨晚羅馬廣場亮燈了。聽說羅馬廣場的燈一年亮兩次,一次是迎新,一次是畢業。望著羅馬廣場的燈,不禁感歎時光的無情。擡頭一看發現,羅馬廣場上空的月亮挺圓的,突然想起幾天後就是中秋了。我好像很多年沒有在家過中秋了。望著廣闊的天空,我的思緒飄向了那個我生活了十八年的地方。

“橹聲搖盡一枝柔,溯到康州水更幽。一路青山青不斷,青山斷處是泷州。”這是古人對羅定依山傍水、秀美風光的贊美。羅定這座小城並沒有太大的特色,也許沒有特色便是這座小城的最大的特色。世上每一座城都有它的美妙之處,羅定也不例外。

泷水悠悠,泷江如玉帶環繞這座小城而過,千百年來泷江一直在默默滋養著羅定。在泷江岸邊,矗立著一座三元寶塔,此塔建于明萬曆年間,是廣東古塔之最,也是羅定曆史文化名城標志建築。三元寶塔原爲文人所建,自古被文人所重視,塔身高而尖,形似一支文人所用的筆,故此塔又稱“筆塔、文塔”。文塔地處泷江曲水的環抱中,與神灘廟妝樓雙峰相對,河上七級浮屠映照波心,登青雲橋攬勝有寶光蕩漾之趣,因此它自然而然成爲羅定八景之一,同時也讓“東橋塔照”成爲羅定的名片之一。

在泷江岸邊遠望文塔,宛如一座色彩豔麗、玲珑精巧的花塔,塔檐的八個角微微翹起,每個角都挂有一個小風鈴。當有風吹來時,挂在上面的風鈴叮當作響,此時的文塔聲色俱全,美不盡言。沿階級登文塔,猶如走進迷宮,每一層都有兩個門,一個暗門,一個明門,每上一層都要尋找正確的門。在塔頂憑欄遠眺,數十裏的羅定盡收眼底,真是站得高看得遠。記得小時候,最愛與鄰居一起來到泷江岸邊玩耍,直到黃昏才舍得回家。小時候因爲孩子心性,並不會留意泷江的景色,也就錯過了黃昏時的泷江。直到前段時間,我到泷江岸邊走,才發現原來“東橋塔照”真的很美,是那種天、地、景相映照的美。特別是黃昏時分,夕陽、橋、文塔都倒映在泷江中,秋水共長天一色,好一副美不勝收的油畫,藍天白雲與岸邊的一切似乎都成了陪襯。在有晚霞的日子,泷江更是裝下了整個天空,天地合二爲一,仿佛披上紅裝的新娘,絢麗得讓人挪不開眼睛。

去過文塔,就一定要再去附近的羅定學宮逛一逛,感受一下羅定的儒家氣息。羅定學宮又稱“孔廟”,是當時人們爲了紀念孔子而建設的,它具有鮮明的嶺南建築風格。學宮的大門是棂星門,據說是爲了吸收文峰塔的文曲星氣息,所以棂星門修得很高。跨過棂星門,我們擡頭就能看到一棵鳳凰樹,這棵樹被當地的人當成許願樹,每當家裏有孩子需要考學,當地的人都會來這裏拜一拜,以求高中。在學宮正殿旁邊,有一條青石板路,沿著這條路走,我們看到了沈入海底又再次被洪水沖上來的千年樟木。這塊樟木是鎮宮之寶,每天都會被灑上聖水,以保民衆平安。

對于羅定人來說,泷江、文塔、學宮都是羅定的代表,除此外,還有令羅定人無比驕傲的水利工程——長崗坡渡槽。

有句話是這樣說的:“北有紅旗渠,南有長崗坡。”長崗坡渡槽,是上世紀70年代全國知名的灌溉工程,也是全國極少數到現在還在使用的水利工程。爲什麽會說它是我們的驕傲呢?因爲它不僅凝聚羅定先輩的精神,而且也養活了數百萬的羅定人。從小到大我都沒親眼見過它,直至前不久,我才終于有機會去看一看被羅定人引以爲傲的長崗坡渡槽。首先我來到的是長崗坡紀念館,站在紀念館的門前遠望,只見群山環繞,村落如星羅棋布,一切都是那麽的秀美安靜。站在渡槽下,我第一次感覺原來渡槽那麽大。長崗坡渡槽連綿幾公裏,橫臥在田園之上、阡陌之間,就好似一條從天而降的巨龍,它捍衛著這一方淨土,讓此風調雨順,百姓安居樂業。我懷著好奇心,尋到坡渡槽的源頭,看到槽裏約6米寬的水面奔流不息,槽墩壁面長滿各類的攀爬植物,整齊排列向前伸去,消失在煙霧缭繞的遠方。視線的盡頭,是我思緒所到之處,看著眼前這幅場景,我的心靈也隨之感到安靜。羅定從上世紀60年代的失收絕收,到現在生産出“亞燦米”“聚龍米”“青州米”等優質米,正是得益于長崗坡渡槽。所以長崗坡對于羅定人來說,不僅僅是一個景點,更是一種精神的存在。

來到羅定的街頭走一走,在感受到羅定獨特建築的魅力之余,還能夠感受到當地深厚的人文氣息。雖然它是一個小城,但是也獨具一份味道。今年的八月十五日,我想是時候該回到羅定重溫那童年望月的感覺了,畢竟那輪明月,總是故鄉明。

分享到
18.2K
踏歌尋夢
返回頂部